白羊座
03/21 - 04/19
·
·
·
·

白羊座—野生的贝瑞



大家都说贝瑞是野生的,看过她的一双眼睛的人都这样说,连贝瑞的妈妈都说:“你别那样两只盯着人看,连我都会被吓到,一付要吃人的豹样眼。”但贝瑞也不是全然无辜的,长着那一双眼,总有些好处,是不足以与外人分享的。

周末夜的贝瑞是没有同侪女性愿和她同时出席在酒吧的,在那一双野性火焰旁,再夺目的性感装束都会被挤到一旁,贝瑞不靠露不靠骚,就有办法让一群寂寞的心强烈煽动,其实不能怪那些同性好友,所以她们多半和贝瑞约在下午时分的连锁咖啡馆,行色匆匆的消耗咖啡和时间,过强的冷气和明亮的玻璃提供大量阳光,贝瑞比较容易现形,雀斑和厚唇开始会不协调,她们比较愿意承认这样的一名朋友,在阳光耀眼的白日,所以贝瑞常自嘲是一枚妖精,一入夜就开始施法作怪。

所以温吞如白开水的男人,一见到那双眼睛就知难而退,彷佛竞逐那双眼的专利资格必须是登徒子,贝瑞在同性聚会中老这样抱怨着,不过听在别人耳中又像在炫耀她黑夜女王的资格,直到遇到了陈宪宏,他是一家小赠品公司的老板,有五六张桌子的办公室就开门作生意,最常作薯片罐形状的造型电话,有候选人名字的手机练,仿维尼或凯蒂猫的赠品包包,其实跟开杂货店没有两样,一开始是贝瑞的部门突发奇想要送印有Logo的手机座给客户,不到500个,其实是小到不能小的case,没人要接的,又落到贝瑞身上,辗转找到陈宪宏,小鼻子小眼的生意照接,反正就说以后会介绍生意给你,逼他吃下了一个极坏的价钱,贝瑞和他都还只在电话中讲价,直到赠品打样他才出现。

典型那种鼻头冒着汗,脖子前极不雅挂着手机,忙得每天都在到处跑的流浪型业务,贝瑞这个地方,只是他今天要奔跑15个地方中的其中一处,贝瑞跟他讲话时,不时有种冲动感觉想抹去他鼻头的汗,一会又错觉他的面颊也全渗出亮晶晶的汗,然后身上全是机车混合台北市特有烟尘和一头汗的怪异味道,这种人极多,忠孝东路上,一伸手都能抓住一串烤来吃。
奇怪的是他胆子奇大,或者仗恃着阳光下的奔波给了他能量,几次业务上的碰面后,他开口约了贝瑞,而且讲了很多次电话后,他才肯相信贝瑞真的姓贝,而不是吴贝瑞或刘贝瑞小姐,连一个美丽的姓都不愿相信,可想而知贝聿铭可能是一种贝壳型香皂的名称,贝瑞的朋友们讶异她怎么会让自己充满Berry野性甜莓味的名字,出现烫金恶俗又奇香的大红喜帖上,和一个面目模糊的男性名字并排,相约共度一生,所有曾在黑夜得过那双眼睛恩惠的男性们,开始对记忆中的贝瑞起了严重的分歧。

“那双眼睛,唉…”所有参加过那场二流其实混充台菜的湘菜馆里婚宴的男人们,都无心批评这个红包封得有多么不值,下筷的次数数都数得出来,对于酒吧的不醉不归来说,喜宴里的啤酒算早场的暖身,满心酸苦的不是滋味,贝瑞没穿白纱,粉红色礼服居然配粉绿色眼影,他们都不敢相信那双眼睛会这样屈就于这样一张粉致却无神的脸庞,并且外带累赘的蕾丝帐棚,啤酒更苦了,上前和新娘的寒暄变得毫无意义,不如坐在远处悼念。

只有女性们认为这是个好结局,而且很明快地下了毫无意义的结论,贝瑞嫁得不算好,但也算是还不错,她们很习以为常把贝瑞的奇异美丽归罪于灯光和气氛,不过大家也一致以为这妆有点问题,大量混充台菜,白斩鸡也算湘菜一味吗!喜宴的菜肴几乎更能引起女性们的讨论,有人开始比较起最近吃的几次喜宴,越来越多人发表喜宴的菜肴根本让人吃不到什么的愤慨言论,其发言激越卓见可比全民叩应的立委诸公与社会贤达。

贝瑞的婚宴唯一的一点喜气,出现在贝瑞和新郎座位背后的那块霓虹映出的双喜字,它还是诚心地祝福照映着眼前这第78963对新人,不管他们或她们会不会在两年后黯然离婚,因财产分割不清而闹上法庭,又或者发现对方红杏出墙或拈花惹草,愤而行凶或泼硫酸,又或者要等到孩子都大些,才携子卧铁轨或全家开瓦斯自杀,或同床异梦,发现枕边木头其实另有所向。谎言是婚姻的动机。不聊后话,只记取眼前的一点喜气,借以温暖日后惨澹又漫长的婚姻生活。

贝瑞换最后一套礼服送客时,男性们抓把糖盘里的廉价彩色水果糖,丝毫没有人想凑近贝瑞雕琢堆砌的糖粉脸庞,新娘吻今天似乎是乏人问津的,但是没关系,贝瑞仍笑吟吟地送走最后一个客人,因为她知道今天只是转换战场的第一步,家庭生活是更生吞活剥的持久战,敌人可能来自四面八方,她天生的野性蛮横才正在弦上,蓄势待发呢!另一个战场正等着她。

下一页:星座与办公环境(上)      

进入论坛      

相关文章
·星座与办公环境(上)
·塔罗牌的大小阿卡那
·母亲是火象星座
·白羊座+天秤座[图文]
·梦中的考试—能及格吗?
·欧美名人的星座
·白羊座浓情巧克力
·占星看剖腹择日生子
·四分法星座的关系
·星座光彩魅力四射
·星座适合的职业
·征文:寻找千纸鹤情人

娱乐中心

命理风水堂